<wbr id="rcxae"></wbr>

      <rp id="rcxae"></rp>
        1. <rp id="rcxae"></rp>

          <font id="rcxae"></font>
          首頁 > 將進酒Bar > 正文

          晏幾道:他人笑我太風流,我笑他人看不穿

          2022-07-22 14:39 來源: 中國財富網????? ? 作者:九公子的散丹 0

          分享至

          世人說我乖張散漫,罵我不思進取。

          笑話!

          誰說只有高官厚祿、位極人臣才是人生出路,只有業精于勤才能被謳歌?罷,罷,這世俗中的對錯不辯也罷。

          1.png

          他們說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這小爺倒是沒感覺,不過自打記事,我家中便門庭若市、車馬盈門,他們都是來拜訪我父親的,不論父親是外放他地,還是回歸朝堂,總有自稱知己的遞貼上門,父親一般都避而不見或稱身體抱恙。

          我不懂好好的這是干甚。

          不過我也不關心,家里沒人催我讀書成才,父親老來得子對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母親更是把我捧在心尖,連重話也舍不得說一句,我上面還有六個哥哥,自有他們去鉆營仕途和人際。

          我有斗雞走馬、詩酒征逐的樂事要做。平常的日子里,女孩的胭脂、書版的優劣、酒糟的產地、毛筆捻心鋒毫的倒散才是我的研究重點。

          多少明眸善睞、碧鬟紅袖對我芳心暗許,有道是“金鞭美少年,去躍青驄馬。牽系玉樓人,繡被春寒夜?!?/strong>

          天天夜夜歌管舞袖、明珠玉璧環繞四周,我晏小七英俊瀟灑、倜儻不羈。

          都說洛陽雨少,其實也不見得。

          猶記得和小蘋的初見,就在一場淅淅瀝瀝的雨中。我將油傘收好,抬眼便看到了場子中央的她,歌聲曼妙,舞姿悠揚,一雙水霧朦朧的眼睛,似有千言萬語要與我互訴衷腸,“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只恨物是人非后,再無相見之日,只能偷入夢中得片刻歡愉。


          (來源:攝圖網)

          再回想那些肆意飛揚的日子,與小鴻“年年衣袖年年淚,總為今朝意。問誰同是憶花人,賺得小鴻眉黛,也低顰?!?/strong>

          與小云“雙星舊約年年在,笑盡人情改。有期無定是無期,說與小云新恨,也低眉?!?/strong>

          與玉簫“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宮遙。夢魂慣得無拘檢,又踏楊花過謝橋?!?/strong>

          酒桌歡顏,姐姐妹妹們的溫言細語撫慰著我,語笑喧闐使我滿心歡喜。“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strong>

          這一場場沉醉中,我與這些嬌艷的花朵心意相通,我知她們的悲哀與無奈,她們的迷茫與失意更是令我憐惜哀愁。

          他們笑我不懂逢場作戲、天真癡傻,與戲子妓子之流談情論愛,不知尊卑貴賤。我卻不屑與他們辯解,人人生而平等與我對她們的一腔真心豈是俗人明了。

          2.png

          我17歲那年,父親走了,熱鬧的門房,剎時空了聲響。

          家中由哥嫂操持,我蒙恩蔭,做了太常寺太祝。放眼朝堂,六個哥哥、兩個姐夫皆已步入仕途,朝中重要部門的官吏大半為父親昔日堂中座上客,我個芝麻小官,聊勝于無。

          畢竟喝酒論詩侃大山才是我的專長,讓我去攀附權貴,借著父親的余輝往上爬,我可不干。

          這也不錯,有歌有酒有美人,還讓我覓得了一生知己黃庭堅——他懂我的執念,我解他的才情,連帶著我還認識了與他同科的鄭俠,我們幾人常常聯席夜話、酒肆共醉,享樂如常。

          (來源:攝圖網)

          手握權勢,哪比得上對酒當歌的快活。

          日子過得飛快,就算他們外放也未能影響我們的友誼,每每他們回京便又一切如常。

          忽有一日,鄭俠沒來參加酒局,城中也謠言四起,說他被御史臺治罪捉拿,我連忙打發小廝去問。

          還沒等來小廝回復,卻等來一隊兵馬,說我伙同鄭俠反對新法,捉我一同入獄。

          獄中小卒告訴我,鄭俠作《流民圖》,反對新法,被王安石氣急投獄。他們從鄭家搜到我寫予他的小詩,“小白長紅又滿枝,筑球場外獨支頤。春風自是人間客,主張繁華得幾時?”如獲至寶,說我諷刺新政、反對改革。

          獄卒念我是舊相之子,問我是否有話要帶,我想家中自有哥嫂打點,卻是不屑搖尾乞憐。

          終是捱了一個月,我才又看到紅日三竿。

          而鄭俠已被流放,另一好友吳無至遭受仗刑,仕途完結。聽聞是皇上看了我的詩,覺我堪有小才,不至如此,才沒發落了我。

          明明還剛約在酒桌上一起談天論地,與這些摯友們卻是再無相見之日。

          接我出獄那天,眼見妻子兄長仿若老了十歲,才知他們這些天為我多方奔走的世態炎涼。

          驕陽似火,我卻如墜冰窖。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原來我已不再是晏家那個人人追捧的公子少爺了。

          我放手一搏,寫一首“銅虎分符領外臺。五云深處彩笙來。春隨紅旆過長淮。千里樗襦添舊暖,萬家桃李間新栽。使星回首是三臺”,投于父親生前門客韓維。一方面我對自己才情把握十足,一方面對舊時父親恩情抱有幻想。

          誰知那韓維絲毫不顧舊相的知遇之恩,回我“蓋才有余而德不足者,愿郎君捐有余之才,補不足之德,不勝門下老吏之望?!?/strong>

          翻臉不認人,呵呵,什么舊時恩情?終是我高看了人心,滿腔熱血余下的只有人走茶涼的空蕩。

          3.png

          日子模模糊糊,猶如走馬觀花。

          這幾年耳邊響起的早不再是少女輕柔的叮嚀與撒嬌,而是妻子的諷刺與抱怨,房子越住越小,日子也越過越淡。那些濃墨重彩的花樣年華啊,終究是離我遠去了。

          (來源:攝圖網)

          又一次,聽她挖苦我沒用的藏書太多,仿若用個好看的漆碗討飯。我忍不住與她理論:這是我的畢生所好,這些書雖聚之偶然,卻成之有法。我既沒向富貴人家乞討低頭,也未以貧寒而沽名釣譽,有何不可?

          難道非要按照世俗的評判而活,才算有價值嗎?

          一日,黃庭堅告訴,他的另一位“精神伴侶”蘇軾有心相交于我時,我斷然拒絕了,“今日政事堂中半吾家舊客,亦未暇見也?!?/strong>

          縱然蘇子瞻名聞天下,但又與我何干?功名仕途已然不再是我的追求。

          待到宰相蔡京邀我在重陽、冬至為他作詞時,我甚至不想再做那表面功夫,隨心而發交了兩首,卻是不愿再去溜須拍馬,博得上位者的眼球。

          ——“羅幕翠,錦筵紅,釵頭羅勝寫宜冬。從今屈指春期近,莫使金尊對月空?!?/strong>管你什么名頭?我只知道,冬天來了,春天不會再遠。

          我常常做夢,夢回放蕩不羈的少年時,夢回瀟灑自在的日子里,亦真亦幻的一切令我懷念不已。夢醒時分,余音繞梁,我總愛提筆作詩——“從別后,憶相逢,幾番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別后除非,夢里時時得見伊”“行云無定,猶到夢魂中”“夢魂慣得無拘檢,又踏楊花過謝橋?!?/strong>

          感觸越攢越多,51歲那年,我把它們集成冊子,取名《小山詞》,黃庭堅張羅著為我作序。序里,他列我“生平四大癡絕處”,說我仕途不得意,卻不愿意依附權貴;說我文章寫得好,卻不把它作為進身之階;說我揮霍千萬家財,使得家人饑寒交迫,卻面露傲慢;說別人都辜負我,而我卻始終相信別人。

          有這樣一知己好友,喝酒談天,夫復何求?只可惜,黃庭堅因反對新法屢遭貶謫,我們逐漸聚少離多,只能靠鴻雁傳書寄托關心與思念。

          (來源:攝圖網)

          忽一日,黃庭堅寫信來說,在他貶謫的戎州(今四川省宜賓市),不僅有三江匯流的蔚然大觀,更有由多種糧食釀成的美酒“姚子雪曲”,那濃香醉人的滋味,千金不換。他更寫下《安樂泉頌》贊譽這款酒的美味。

          只可惜,山迢路遠,這味美酒我是無緣品嘗了。

          我多想與黃庭堅一道,去那山川秀美、人杰地靈的蜀地戎州,與他一道曲水流觴,看一看激昂壯闊的三江匯流。

          我多想與黃庭堅共飲這味姚子雪曲,澆我胸中之塊壘,敬我癡情又真摯的一生。

          我不知道的是,千年之后,姚子雪曲已更名為“五糧液”,在時間的積淀下,凝練出更加香濃醇厚的味道,成為濃香型白酒的典型代表,見證了歲月變遷與文脈流傳。而我,也成為宋詞婉約派的代表,身后榮耀無限。

          后世人贊揚我詞作“秀氣勝韻,得之天然,將不可學”,賜我“北宋十大詞人之一”的名號種種,這于我如浮云。

          我赤誠地活過一遭,未曾因權力富貴而欺瞞、攀踩過他人,未曾因窮困潦倒而隨波逐流、屈從世俗,更沒有因他人的冷眼旁觀而妄自菲薄、一蹶不振。

          我走過光明,也趟過黑暗;看過繁花,也度過苦寒,回望一生,我未曾如父親一般封侯拜相、萬人追捧,但含笑九泉時,我依然能昂首信眉地與父親相見。因我在這混沌的蠅營狗茍里守護住了最初的真摯,對得住父親賜予的名號,已然足矣。

          遙想出生時刻,父親抱我于懷斟酌再三,躊躇滿志,道“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strong>

          于是我被喚作了晏幾道。



          執筆:徐丹寧

          統籌:李耀威 閆梅

          編輯:謝玥

          監制:田欣鑫




          責任編輯:閆梅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APP客戶端

          手機財富網

          熱門專題

          实拍农村妇女野战视频
          <wbr id="rcxae"></wbr>

              <rp id="rcxae"></rp>
                1. <rp id="rcxae"></rp>

                  <font id="rcxae"></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