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rcxae"></wbr>

      <rp id="rcxae"></rp>
        1. <rp id="rcxae"></rp>

          <font id="rcxae"></font>
          首頁 > 要聞 > 正文

          盛松成:世界經濟衰退是因,通脹是果

          2022-11-27 18:25 來源: 中國財富網????? ? 作者: 1

          分享至

          中國財富網訊(曹凡)在全球貿易、商業和物流都受到疫情巨大沖擊的背景下,全球經濟不景氣已經是事實。當前疫情形勢尚不明朗,受此影響,全球經濟增長動力是否會進一步減弱?美國通脹壓力是否仍會持續?降準是否有助于中國實體經濟融資?圍繞這些問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研究院院長盛松成在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年會暨十周年活動現場進行的題為《世界經濟衰退是因,通脹是果》的演講中,給出了他的答案。

          盛松成在演講中主要談了四個方面的問題:一是美聯儲加息抑制通脹的效果有限;二是供給約束是本輪通脹的主要因素;三是中國主要從供給端應對疫情沖擊,美國主要是需求端;四是貨幣政策以我為主,兼顧內外平衡,寬而有度。    

          盛松成首先指出,此次美聯儲加息抑制通脹效果有限,而且加息的副作用已經逐漸顯現。他認為,美聯儲在疫情開始的時候大幅放松,將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調降至0%-0.25%,資產負債表全面擴張,但后來發現有問題了,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又從今年3月份開始緊縮,以加息周期應對高通脹,目前已經加息6次,累計加息375個基點,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上調為3.75%-4%。但就在這么猛烈的加息下,今年10月份美國CPI同比增速仍然高達7.7%,環比增速0.4%,較9月份提高0.2個百分點,說明效果不及預期。 

          盛松成進一步指出,供給約束是本輪通脹的主要因素,不僅是美國,歐洲等都一樣。與歷史上多次供給不同,本輪通脹主要不是來自于經濟內部體系,而是外部沖擊。他認為,實際上在這次通脹前,整個經濟形勢,包括美國、中國還是不錯的。但疫情和俄烏沖突等這些外部沖擊使得這次通脹和歷史上的通脹大部分是不同的。美國卻仍然采取了以傳統的需求調控應對沖擊。簡單說,疫情初期美聯儲緊急降息到0-0.25%,將銀行存款準備金率降到0%。而且開啟不設上限的量化寬松,充當市場主體的最后貸款人。還有一點,美國出臺了2.2萬億美元的救助方案,包括為個人和家庭提供1200美元現金補貼。后來又有補充,修改為800美元。救助方案還為衛生系統和州及地方政府提供支持,向小微企業提供貸款。以上政策并沒有緩解供給約束,需求反而推動物價上漲。因為需求沒有減少,而供給減少了。

          盛松成表示,本輪通脹主要約束在供給端,新冠疫情以后,美國通過貨幣寬松和各項救助計劃引起了需求擴張。但因為疫情和俄烏沖突,供應存在瓶頸,沒辦法增加。最后的結果就是造成物價上漲,這就是現在美國遇到的問題。   

          反觀中國經濟,主要從供給端應對疫情沖擊,通過保市場主體來穩就業、保民生。疫情開始,我國反復提出推動復工復產,對企業減稅降費。根據國情,到現在為止,幾乎沒有一個地方發現金補貼的。不同于美國,中國沒有主要從需求端調控,盛松成認為,用推動復工復產,對企業減稅降費,同時沒有搞大水漫灌,這為宏觀調控留下了余地,明年可以繼續實行相對邊際寬松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

          盛松成談到,疫情以來,央行明顯加大了再貸款的運用力度,主要是各類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使用。比如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工具、科技創新再貸款,甚至央行最近研究設立“保交樓”貨幣政策工具,實際上都用到了結構性貨幣政策??梢赃@么說,十年前我們只有兩個名詞——貨幣政策和信貸政策。實際上我們現在已經比較少講信貸政策了,而是講結構性貨幣政策。什么叫做結構性貨幣政策?也就是貨幣政策里面不僅有總量,還有結構。我們現在理論研究的一個大的方向,應該研究結構性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難度很大。但這是我們國家獨特、獨有的,其他國家也不能說完全沒有,美國也有,但根本不能和我們比。目前我國物價保持平穩,10月CPI同比2.1%,比9月份下降0.7個百分點,1-10月份CPI累計同比增長2%。這也是為我們未來的貨幣政策邊際寬松創造條件。

          盛松成指出,中國的貨幣政策以我為主,兼顧內外平衡,寬而有度。他認為,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是很重要的??傮w來說,人民幣匯率相對還是比較平穩。但短期內人民幣向下的壓力還是有的,從長期看,因為我們國家經濟韌性足,央行也有較多貨幣政策工具可以使用,比如逆周期調節因子、在離岸市場發行央票、收緊流動性,可以保持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演講最后,針對有觀點說中國是不是也已經進入了像美國一樣的政策利率下行周期,盛松成指出,中國的利率體系比較復雜,主要是兩個——OMO和MLF。還有一個是LPR,最后是貸款利率。一般來說,我們在政策利率的基礎上加點形成LPR,在LPR的基礎上加點形成市場利率。LPR是最優貸款利率,LPR改革也是最近幾年我們國家利率改革的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它引導商業銀行降低貸款利率,是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一項重要舉措。人民銀行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釋放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改革效率,推動降低企業融資和個人消費信貸成本。推動降低企業融資和個人消費信貸成本,這意味著LPR下降是有空間的,當然不是說一定下降。

          剛剛宣布的存款準備金率下調0.25個百分點,共計釋放長期資金5000億元。對此,盛松成指出,這不是單單為了金融機構,是為了實體經濟。通過金融機構傳導可促進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下降,本次下調后,隨著資金流動性增加,金融機構開始介入房地產風險調控,房地產一定會軟著陸。    

          盛松成認為,歷史經驗表明,通貨膨脹往往出現在經濟繁榮的頂點。但這次不同,目前全球主要經濟體的通脹是經濟衰退的結果,所以說這一次是衰退是因,通脹是果,歷史上并不多見。近期我國經濟波動比較大,但是隨著各項政策持續落實,我們是有望回穩向上,貨幣政策應靈活適度,支持經濟恢復發展,保持物價基本平穩,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本文根據盛松成在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年會暨十周年活動現場演講整理而成)

          責任編輯:吳芃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APP客戶端

          手機財富網

          熱門專題

          实拍农村妇女野战视频
          <wbr id="rcxae"></wbr>

              <rp id="rcxae"></rp>
                1. <rp id="rcxae"></rp>

                  <font id="rcxae"></font>